当前位置:翻译君生活王丽萍是一系列热播家庭伦理剧的编剧近日她向本报披露了成功的秘笈——- “金牌编剧
王丽萍是一系列热播家庭伦理剧的编剧近日她向本报披露了成功的秘笈——- “金牌编剧
2022-11-14

王丽萍:“金牌编剧”也好,荣誉头衔也好,都是对我的评价,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每次新作完成之后都把自己清空归零,一切从头开始。

第二,我有一批朋友和闺蜜,基本每周一次,他们可能是公司的财务,外资的白领,也有家庭主妇,不断传递给我各方面的信息,包括网络信息。吃饭聊天中,会听到很多真话。我们还经常在微信朋友圈里进行交流,随时把握社会的最新动态和时尚潮流。

扎实做事总有成就感

第一,我一直将自己的根扎在生活的土壤里。比如我在上海的一档服务类节目中做了12年嘉宾,每个月录两次像,经常录到深更半夜。我只是为了通过对参加节目形形色色人物的接触和采访,了解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喜怒哀乐和他们的人生故事。就这样,我12年来从未间断地做“功课”,手中掌握了丰富的写作资源和生活素材。

记者:听说你要与韩国同行合作一部电视剧,是由你来担任编剧吗?

王丽萍:我在设计人物时,把握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生活化、真实化,表现出生活的不易和人性的无奈。这也是对编剧基本功和驾驭生活能力的。生活中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同时又有狭隘的一面,尤其是遇到悲欢离合时,善与恶往往只是:善的东西多了一点,就会赢得尊重和赞扬;恶的东西多了一点,就可能。这就是人性的。而艺术作品应当多一些向善的力量。例如你提到的《生活录》,我写老太太时,开始大家觉得她很坏,很,但当她站在楼门口眼巴巴等着看孙子时,当她给孙子买的上衣小却说“时兴短款”时,当她见了孙子还心满意足地向小强道谢时,我想观众完全可以原谅她了—年龄大了,就盼着抱孙子,符合中国的传统伦理嘛!有缺点的人才是真实的。有些电视剧,人物过于高大全,或为了强化戏剧冲突而“洒狗血”,反而会生活的逻辑,令人感到虚假、不可信。

第三,我勤奋刻苦得有点,只要是不开会、不参加社会活动,我每天最少花四个小时写作,雷打不动。写《生活录》时我在英国访问,9天时间里写了3集剧本,回国后把导演吓着了。可以说走到哪儿写到哪儿,在飞机上都写。与人吃饭聊天时,听到一句精彩的话,我会当即掏出小本记下来。

我也有过创作瓶颈期

作者:杜仲华

王丽萍:现实题材的创作,关注当下社会矛盾,这是我创作的重要选项和原则。在此过程中,我有过枯竭感,也有过瓶颈期。那是2000年前后,我刚从安徽调到上海,希望证明自己有能力写作,但由于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当时写的本子构思老、人物老,情节设置和矛盾冲突几乎都是观众能想到的。这些东西太常规了,完全没有新意,所以肯定会被时间所湮没。《错爱一生》是我创作的一个转折点。这个剧的戏剧冲突和张力很大,率非常高,让我真正了解到观众喜欢什么,了解到剧情好是可以捧红明星的(韩雪、温峥嵘就是从这个戏成名的),从而也增强了我的信心。之后小陶虹主演的《保姆》影响也很大,在上海时收视率高达12.6%,这在今天看来是一个难以企及的数字。然后是《媳妇的美好时代》,不仅在国内轰动一时,还有幸被习在非洲访问时提到,成为中国电视剧走出去的一个象征,并在国内外获得了多项大。这对我当然是一个巨大鼓舞和激励。值得一提的还有表现异地恋、两地分居的《双城记》,表现老年人“黄昏恋”的《我的春秋冬夏》等,都因话题性较强而引发社会的关注和思考。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创作的瓶颈期已经过去。我目前的状态是,创作空前旺盛,可以从更刁钻的角度切入,表现多姿多彩的时代生活。

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王丽萍畅谈了她的创作经历、艺术和成功秘笈,由衷感叹作为一个现实题材创作、关注社会矛盾的编剧,要永葆创作的和对生活的,因为“我赶上了编剧的美好时代”。

第四,“读万卷书,行万里”。国产剧我大部分都看了,为的是以谦逊的态度了解大家的创作状态,对别人的长处加以吸收和借鉴。更重要的是“行万里”。这些年我多次到海外与同行交流。我还多次到欧洲参观博物馆,探访作家故居,沾沾他们的仙气、灵气。

因为《媳妇的美好时代》,王丽萍荣获了“”、“白玉兰”最佳编剧和“亚洲文化贡献”等多个项,并跻身中国十大“金牌编剧”之列。她是一系列热播家庭情感剧的作者,除了《媳妇的美好时代》,《错爱一生》、《保姆》、《我的美丽人生》、《双城记》、《我家的春秋冬夏》、《媳妇的美好宣言》、《一家人》和《生活录》都出自她的笔下。

王丽萍:我想写个军旅戏,因为当过兵嘛,但还未找到好的切入点,所以这两年还是写家庭情感剧吧。其实除了编剧,我还承担了一些公益工作,如到新加坡的大学讲课,带出一批编剧参加上海电视节华语节目推介会等,自己不宣传也没人知道,但我觉得扎扎实实做些事情,内心总会有一种成就感!

你问我有什么成功的秘诀,真的没有,就是一步步踏踏实实走过来的,从创作的“瓶颈期”一点点突破,迎来创作的旺盛时刻。如果要总结,有几点做法可以与大家分享。

记者:最近看了《生活录》,让我感觉新鲜和意外的是,剧中可以说没有绝对的“”和“”。请谈谈你为何要这样写人物?

记者:你被称为“金牌编剧”,拥有许多荣誉和头衔;你作品中的情节和人物虽是虚构的,却使人有似曾相识之感,总能引发社会的共鸣和思考……你是怎样做到这些的?

记者:国产剧近年来也有了显著改观,尤其是家庭情感剧,编剧选材角度更独特、更有话题性,也更会讲故事了。

多一些向善的力量

记者:你最擅长家庭伦理题材的影视创作,今后有可能改变创作方向吗?

“金牌编剧”是怎样的

记者:为何你对家庭剧的创作乐此不疲,没有枯竭感?现在应当是你创作的黄金时期吧?

王丽萍:是的,我准备与韩国同行合作的电视剧,是我酝酿了很久的一个故事。作为编剧,一定不要丢掉,丢掉锐气,丢掉对生活的。写家庭情感剧,不仅要有丰富的想象力,还要有一颗善良的心和情感上的真实表达。说到韩剧,我的确很爱看韩剧,但我们与韩剧所处文化背景不同,不大具有可比性。

王丽萍:其实我赶上了编剧的美好时代。编剧的地位包括经济效益也有了很大提高,这些都有益于影视创作的活跃与繁荣。